汉语新诗鉴赏之一四O(秦时月 树才 阿麦 丁文智 许幸之)
发布时间:2012-04-27 21:48:50来源于:傅天虹新浪博客

汉语新诗鉴赏之一四零

秦时月/树才/阿麦/丁文智/许幸之

  

 

秦时月(1962-),本名张友琴,湖北蕲春人,现居武汉。著有诗集(合集)《给您一把金钥匙》。

 

回眸,风割痛了双眼

 

那一转身的缱绻

被风割痛了双眼,有泪流出

身陷于此,眼泪都会是些不速之客

那路,那村,那人,在泪眼中

晃动,湿成了一片海

路上的石子羁绊着双腿

小草纠结着思绪

呢喃的风掠过耳际

啁啾的鸟也发出了挽留的邀请

那一刻,故乡便长进了肉里

一阵阵的,痛

 

(选自:2011年第2期《青海文学》)

 

[赏析]

里尔克的童年寂寞而暗淡,一生无家可归。荷尔德林如是说:诗人的天职是还乡。此诗框定了场景,独特又有共性。须知,“在地球上,人类的喜怒哀乐与悲欢离合,并非属于新生事物。诗人只有极力张扬个性上的感悟,才能更新固有的共性,触及人的敏感地带(卧夫语)”。那么此诗做到了吗?我认为做到了。皆因,作者强烈强调了这种场景的深邃性,不惜以通篇篇幅,浓妆艳抹,加以突出,而刻划这种深刻的内心的痛,就其对阅者心灵的撞击程度而论,对提高诗旨的作用非常明显,不然,何以说诗人天职是还乡呢? (西翔/

  

 

树才(1965-),本名陈树才,浙江奉化人,现居北京。著有诗集《单独者》等,另有译诗多种。

 

打坐

 

窗内是人,河对岸是豹

或者是桅灯闪烁

温柔的夜像一次温柔的死亡

 

睁不开眼的屋子,是没有灯的脸

对上帝的祝福

是双手的叠合

 

静静地,这盘旋脑海的世事

顷刻已被另一盏灯挥灭

像一股清香,在必然的风中消亡

 

[赏析]

树才的这首《打坐》无论从语气上还是思想内容上都保持了他的一贯作风,是一首能够代表他的作品。

首先,从语言上分析,整首诗看不到那种温文尔雅、精雕红刻的贵族语言,有的是浅易、亲切、活泼、跳脱干净敏捷之感,他就单凭这简单的语言就能够明白无误地证明其人格魅力,表达内心深处的思想,实在是新诗作家中的姣姣者。

从思想内容上来年,整首诗要表达的是打坐时一个人对于世事的冥想,整首诗通过描写寂静的夜,将内里碎裂的悲凉和对虚荣、浮俗浅薄的克服表达出来。“温柔的夜像一次温柔的死亡”,将死亡用温柔修饰,表达出诗人对死的无所畏惧。这种淡定泰然的处世态度只通过简单的比喻就被读者感受到。“睁不开眼的屋子,是没有灯的脸”,将“屋子”和“脸”的位置对换,表达出诗人对生的一种茫然,但是因为有了对上帝虔诚的信仰,才能给飘浮不定的心带来安定。“这盘旋脑海的世事,顷刻已被另一盏灯挥灭,像一股清香,在必然的风中消亡”这三句诗人要表达的是看破红尘的超然态度,渐渐从对生的冥想深入到“禅”或者“道”的最高境界,将自己从深不可测的冥想中解救出来,让灵魂获得最终的安宁。

从打坐到冥想,从冥想到解脱,一个内心的升化过程诗人就通过简单的几句就表达完毕,却又不完全空洞乏味,也许只有树才才能做到。这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展现出来的,一定要有最虔诚的参透态度才能做到。从“冥想的烟”到“佛者教的蓝”,树才从来没有一功永逸地完成过,他沉落在无尽的焦虑之中,常之不得一而再再而三地从头开始,因此树才终其一生都是在写同一首诗,表达同一种感情,正是因为这样的孜孜不倦,才使得他的作品能真正地表达出自己最真实的情感。  (陈亚[学生]/文)

  

 

阿麦 (1978年-)本名马明。甘肃人。诗作散见于期刊博客。

 

梅花

 

写下梅花,
    我希望她是懒散的。
    她也撒娇,也和我们一样喜欢吃粗粮,
    从来不关心政治,
    不穿透明的衣裙给别人看。

    她也睡觉,
    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

    在丈夫回来之前,
    她做好了饭菜,并且一热再热。
    从不露出光芒。
    在春天,她也下地……

    我喜欢的梅花,
    是不识字的女人,或者
    不是官宦家的女人。

    她会和我度过一生,
    而不要求更多。

 

(选自:《绍兴诗刊》)
 

 

[赏析]

简约之美,在于寥寥数语便能使人得以透彻玲珑心,阿麦的诗风素来以简洁,豪迈,直入诗核为见长。“梅花”,被古今文人骚客赋予“高洁、坚韧、秀雅”的品质,然而,诗人笔下的梅花不仅具备这些“臆指”的秉性,更加具备有“质朴、纯真、勤劳、亲善”的通俗感。倘若古人笔下的“梅花”是傲雪凌霜,令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花中仙子的话,此诗中的“梅花”则是位敝帚自珍、洁身自好、勤俭持家的好女子。这样的女子在生活中比比可见,她们是母亲、妻子、女儿、姐妹,她们是人类的二分之一载体,凡“两条腿站立”行走的人都必得沐浴到她们的恩泽、厚爱!她们与时下盛行的‘透视装’、‘艳照门’绝缘;与灯红酒绿、花天酒地的世界两两不相望,她们眼中心底只有一个小小的“家”,也只容的下这么一方窄小的“人间天堂”,透过这弥漫着女性温情的小家,可以看见热腾腾的饭菜和暖和灯光,可以体味到平和、快乐、通达的幸福生活。诗人自一种别致的角度切入其中,通过对真实生活场景的描绘,不加掩饰地赞美了“梅”之妩媚、善良、宁折不弯的傲雪品性之美,又以一当众,“呐喊”出内心对真实、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求索。古人说“宝剑锋自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此诗中,“磨砺”乃发自当今社会名利追逐,拜金主义蛆蠹横生的脱壳之体;“苦寒”乃是由奢入简自检自省的鞭挞之香。它既针砭、讽刺了时下社会浮夸的“坏现象”,又褒扬、歌颂了低到尘埃里的简单、平和、中正、顽强的生活态度,令人读后,自然而然自甘味的现实生活中,嚼味出不一般的醒世之思。(/

  

 

丁文智(1930-),台湾诗人,祖籍山东诸城县。著有诗集《叶子与茶如是说》、《丁文智短诗选》、《能停一停吗,我说时间》。

 

 

世事

恒常都是如此的

纷纷乱乱

总也理不出你想望的那样

 

可谁知

那只专事探索社会底层的手

这会  伸向了哪里

 

(风云是关键吗)

 

可谁又禁得起

这许多如泣如诉如丝如缕之牵牵连连

日夜

在心里缠  梦里缠

冷冷的岁月里 

 

(风云还是关键吗)

 

那么

要抹干多少泪

摔破几多苦楚

才不会把心灵泡酸

 

[赏析]

这首诗是诗人丁文智对世事的一种感悟,用其敏锐的视角及其深情而冷静的语言道出了世事的纷乱与苦楚,一个“酸”字包含了多少不是别人能体会到的东西?

全诗分为四节,每节语言简单,但饱含深情,每字每句都是诗人心中的感受,对世事的一种感受。字里行间所表达出来的感情,就像是一个经历了人世间无数苍桑之后,在世事的纷乱中走过一遭后,心镜已经累了,心镜已经激不动涟漪,又好像是一位双眼含着泪水的老人,在对人世间的一种冷静的倾诉。

诗的第一节表达了诗人对世事的无奈,纷纷乱乱,却总也理不出你心中的样子。第二节诗人通过疑问与想象,问了一句:“那群社会底层的人,在命运之手中经历着考验?”诗人疑问,风云是关键吗?答案是否定的。诗的第三节,写出了世事的沉重与杂乱,纷纷乱乱,日日夜夜緾着你的心,剪不断,理还乱,那就是世间的牵牵连连,诗人再反问一句:“风云还是关键吗?”那是不可能的事了。第四节,是全诗的一个升化,就像是蛹破茧而出,即将化蝶了,在世事的围城中,在世事的浸泡中,心灵是被泪水与苦楚泡酸的。

世事多纷杂,一把辛酸泪。磕磕碰碰,跌跌撞撞,终于都要把心磨出酸味。 (李珊珊[学生]/文)

  

 

许幸之(1904-1991),学名许达,笔名天马,丹沙等。江苏扬州人。著有诗集《诗歌时代》等。

 

铁蹄下的歌女

——献给聂耳

  

我们到处卖唱,

我们到处献舞。

谁不知道国家将亡,

为什么被人当作商女?

 

为了饥寒交迫,

我们到处哀歌,

尝尽了人生的滋味,

舞女是永远地飘流。

 

谁甘心做人的奴隶?

谁愿意让领土沦丧?

可怜是铁蹄下的歌女,

被鞭挞得遍体鳞伤。

 

(选自:《诗歌时代》;海石书店1941年版)

 

[赏析]

歌女,是处在社会最底层的被侮辱被损害的女性。“九一八”事件后,当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在受到阶级压迫的同时又受到外敌欺凌时,她们便成为阶级苦难和民族耻辱的最集中的承受者。虽然,她们强颜欢笑,饱受蹂躏,但最令她们痛苦和不平的却是社会对她们的歧视。这首歌词正反映了在日本侵略者铁蹄下的中国歌女的悲惨境遇和不平心声。

全诗用歌女自诉自叹的口吻写出。诗的第一节以哀怨的语气,吐出了郁结在歌女心中的最大的委屈,她们到处卖唱,到处献舞。被人当作商女。商女,本是古代以歌唱为生的乐妓,历来被认为是灵魂麻木,不知家难国仇的卖笑女郎,唐代诗人杜牧就有这样的诗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泊秦淮》)其实,悲惨善良的歌女也有自己的祖国,也有一腔爱国热情,“谁不知道国家将亡,/为什么被人当作商女”,她们在诘问中,既对社会的传统偏见提出抗议,又向人们呼唤真诚的理解。诗的第二节则转而表现她们的悲惨生活,简明扼要地勾勒了她们为饥寒所迫,不得不到处衰歌,四处漂流的艰难困境,期望社会能理解她们歌声中的血泪和悲愤。诗的最后一节再次由低婉转入激切,在“谁甘心做人的奴隶,谁愿意让国土沦丧”的反问中,又一次强化和宣泄了心中的愤懑和不平,维护了歌女人格的尊严。她们虽然身分低贱,被侵略者和传统偏见鞭挞得遍体伤痕,但她们并没有屈服,一旦时机成熟,同样会毅然投入抗日救国的战斗行列。

由于作者选择了歌女这个社会最弱者的特殊角度,通过对这群痛苦善良的灵魂的真实写照,以小见大,以弱衬强,以善显恶,因而能够集中而深刻地反映整个民族遭受外敌凌辱的深哀巨痛,反映中国人民不甘当亡国奴的抗争意识。这首诗的感情深沉强烈,起伏有致;语言凝炼流畅,通俗易懂。特别是运用了不答自明,语气强烈的反问句式,使歌女的爱国情感和抗争意识得到了淋漓的抒发。    (徐生林/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