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新诗鉴赏之一三九(江非 小海 李剪藕 沈花末 力扬)
发布时间:2012-04-27 21:44:33来源于:傅天虹新浪博客

汉语新诗鉴赏之一三九

江非/小海/李剪藕/沈花末/力扬

 

 

江非(1974-),山东平墩湖人。著有诗集《一只蚂蚁上路了》、《纪念册》、《独角戏》。

 

我已经三十八岁

 

我已经三十八岁,再有两年

就是四十岁,就会

和某一年的

我的父亲相遇

再有两年,我会感到

记忆力不好

肾大不如以前

屋顶也许开始漏雨

耳鸣,蝙蝠

也许是信天翁

将窥见我的本性

我可能还会想起我的祖父

一个我未曾认识的男人

一个早已见过我的人

想起我曾和他

一起在地上行走,外出

翻土,打开忧伤的土地

四月的昏昏欲睡中

他是音符

我是词语

三十八年,我走过的路

已足够我接近死亡

足以让我学会低语、自责

让心静静地停下来

看着每一种事物在中午的光里

自由地出入

但是坐下来,看着窗外

我的喉咙里还是充满了幼马回家的声音

 

(选自:江非新浪博客)

 

[赏析]

这几乎成为一个真理,但凡诗语无法让人费解的诗,他都要在某个方面取得突破。无人捅破这层窗纸,容我一一道来,江非这首诗的突破,窃以为,是在结尾上出其不意,间或再加上词语的陌生化,譬如对幼马一词的使用,以震慑人心。不然,当羞愧于掌握其他“刷子”的诗人。譬如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式的诗,以意象抽象取胜。还有一种诗的突破是以诗结尾的哲理性取胜,还有一种诗的突破是以诗结尾的立意出新取胜。这是这种让人一看即懂的诗的特点。  (西翔/文)

 

 

小海(1965-),本名涂海燕。江苏海安人。著有诗集《必须弯腰拔草到午后》等。

 

悼念

 

两只杯子

无法区别

它们构成

洁白的一对

 

一只杯子

已经摔破

它的残骸

盛满

另一只杯子

 

[赏析]

诗的题目给人第一印象会觉得这首诗是很沉重的,但诗中只是用两只纯白的杯子,象征洁白的情感,纯洁的回忆,以杯子的摔破来象征,比喻对一人的离去的悼念,既明白易懂,又不会太过俗。

杯子可能是象征或比喻现实中的人:

两只杯子可能是恋人,彼此了解,彼此依靠,成为幸福的一对,但是其中一只,摔破了,他/她仍然深深地留在另一只是心中,满满足思念与满满的心疼、忧伤。

两只杯子可能是兄弟姐妹的关系,他/她们因为感情很好, “构成无法区分的一对”,他们朝夕相处,当一只杯子摔破了,不论他/她是如何,仍然深深地印在另一只的心中,留下了回忆与伤痛至现今。

两只杯子可能是好朋友,他们形影不离,,成了洁白的一对!然而,一只杯子摔破了,另一只杯子只能形单影只了,但是他们的曾经快乐美好的回忆和她/他的形象已印在心中,那份伤感也盛在他/她的心里。

也可能作者还有其它的喻意。

综上所述,诗的整体给人清、柔、伤、惜之感,以象征、比喻的手法写情,令人感触良多。   (吴珣[学生]/文)

  

 

李剪藕(1955-),本名张善群。香港女诗人,生于福建闽侯。著有诗集《李剪藕短诗选》。

 

月 夜

 

到处是梦,

狗吠出小巷的宁静,

明月照着弯曲的诗行,

脚步读出了声。

 

默默无言,

唏嘘有声;

迷迷濛濛的雾里,

浮着两只眼睛。

 

我的心在走,

你的心在送;

愿小巷多几个弯曲,

愿今夜没有黎明……

 

[赏析]

李剪藕的一首《月夜》写出了她在深夜时分失眠的心情。诗中渲染着淡淡的、静谧的、孤独的气氛。大有词人李清照所作的《声声慢》的感觉。让人读来,虽然很轻,但是确确实实地撼动着我们的心。

首先“月夜”这个诗名,直截了当地交代了诗人作诗时是个明朗的夜晚,明月高高挂起。必定没有多少的云来遮挡月亮的光华。夜,或许有微风、或许没有,但是已经没有关系了。就是这样的一个夜晚啊!月。

“到处是梦”诗的第一句,交待了人们都已经进入了梦乡,唯有诗人还是醒着,也有相思的暗喻。“狗吠出小巷的宁静”这句是从闹中写静,以声音体现静谧,一声狗吠,如惊雷般传到诗人耳膜,声落时,小巷更显得空空荡荡。“明月照着弯曲的诗行,脚步读出了声”写出女诗人在这样的失眠的夜里,看着窗外或者门外弯曲的小巷,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偶而有夜行的人,在巷子里行走,把当年一对恋人月下徘徊的缠绵,用脚步声表达了出来。

小巷是弯弯曲曲的诗“曲径通幽”自然把女诗人带到思想深处。“迷迷濛濛的雾里,浮着两只眼睛” ,那是一双朦胧的眼睛,带泪的眼睛。

《月夜》整首诗工整、平淡、自然,却让人动容。    (袁子瑞[学生]/文)

  

 

沈花末 (1953-),台湾女诗人,生于云林县。著有诗集《水仙的心情》、《有梦的从前》、《每一个句子都是因为你》等。

 

独自旅行

 

你独自旅行到这里

一个你所喜爱的地方

不认识的人,和多情的山峦

办有老玉兰树

挂着一朵,一个零丁的装饰

似乎察觉到了

很淡的天气是五月下旬

如果难免也有失落的叶子

枯瘦的脸,那样死和生相互交会

画夜不分的微风遼阔无边

 

你不会感觉自己是个陌生人

也不会困惑

这像是梦中见过的家

有着令人着迷的冷色调

蓝衣柜和天空,一幅人像油画

蓝的抽屜与信件

你因此进入一个情境

把房门全部打开

误闯他人人生的事件

经常发生,谁和谁又彷彿是疑慮

回忆穿行在狭窄的血管里

有时遇见光阴刻意留下的记号

也有若干经典名句

和智慧留言

当阳光照上了你的字跡

你感觉睏

那逐步逼近的

消蚀中的肉体

这就是你昔往的生活

 

(选自:台湾《联合文学》第223期)

 

[赏析]

沈花末这首<独自旅行>写中年心境,“那逐步逼近的/消蚀中的肉体”的睏怠之感,相当深刻。独自旅行,彷若梦境,似虚犹实,“梦中见过的家”、“光阴刻意贸下的记号”,还有“昔往的生活”都在独自旅行的过程中重新打开,却又好像“误闯他人人生”。浮生若梦之感,充盈诗句之中。

书写也是如此,在睏旅程上,阳光照上的字跡,总是呈现时光的落差和阴影。 (向阳/文)

 

 

力扬(1908—1964),本名季信,字汉卿。浙江省青田县人,著有诗集《枷锁与自由》、《我底竖琴》、《射虎者及其家族》、《给诗人》、《美好的想象》等。

 

雾季诗抄

 

我们为什么不歌唱

 

当黑夜将要退却,

而黎明已在遥远的天边

唱起红色的凯歌

——我们为什么不歌唱!

 

当严冬将要完尽,

而人类的想望的春天

被封锁在冰霜的下面

——我们为什么不歌唱!

 

当链镣还锁住

我们的手足,鲜血在淋流;

而自由已在窗外向我们招手

——我们为什么不歌唱!

 

当悲哀的昨日将要死去,

欢笑的明天已向我们走来,

而人们说:“你们只应该哭泣

——我们为什么不歌唱!

 

(选自:《我的竖琴》,诗文学社1944年版)

 

[赏析]

这首诗写于1941年,曾经在国民党统治区和敌后解放区广泛流传;由于它被作曲家洛辛谱写成充满激情、信心而又略带忧伤的歌曲,从而为它插上了翅膀,成千上万的知识分子都非常喜爱它。的确,它抒发了热爱自由、向往光明的全体爱国者的心声。

1958年作家出版社印行的力扬诗集《给诗人》中,有一条重要的注释:“1941年,作于重庆天官府7号文化工作委员会。这时正当蒋介石集团举行第二次反共高潮,发动皖南事变后不久,反共逆流泛滥于整个国民党统治区。”这个特定的时间,加上这个特定的地点,给我们提供了一把理解此诗的钥匙。

敏感是古今中外所有优秀诗人的基本素质之一。他们的敏感,往往走在事变的前面,表现为所谓的超前度。你看,当“千古奇冤,江南一叶”正以磐石般的沉重压迫着渴望民族解放的中国社会的主体——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的时刻,少数人不免因窒息而感到困乏、昏迷和绝望。诗人力扬却以他独具的慧眼,觉察到了东方彤云背后欲晓的熹微!因此,诗人把握住夜色将尽、黑暗最浓的契机,沥血一啼,声震八荒:“我们为什么不歌唱!”这是乐观的号召,这是胜利的预言。

全诗共分四小节。每一小节的落脚点,都是同样的一句:“我们为什么不歌唱!”(请注意,这里没有用疑问号,而是用的感叹号。)这种反复咏唱、层层进逼的手法,当然不仅是出于艺术本身的考虑,而且是出于革命斗争的需要。正是在这一点上,我们看到了这首小诗从内容到形式,从思想到技巧的相当高度的和谐完整。

我们还应该仔细加以体察的是,由第一小节的“黑夜”和“黎明”,变换成第二小节的“严冬”和“春天”,再演化为第三小节的“锁链”和“自由”与第四小节的“悲哀”和“欢笑”,对立而又统一,量变中渐见质变。诗人对意象的构架,氛围的衬托,是颇费苦心的。这些字眼的选择,绝非信手拈来。

尤其是当着收束全诗之际,忽然蹦出一个比较散文化的句子:“而人们说:‘你们只应该哭泣’“显然寄托了作者的深刻意图:这个散文化的句子本身带来的突兀、粗暴和不协调,正是象征着某些趾高气扬的反动派的愚蠢和狂妄,他们不知自己死之将至。诗人大气磅礴地予以驳斥:“我们为什么不歌唱!”细心的读者定会受到鼓舞;对于敌人的欺骗与恫吓,革命者有权不屑答理!这里用得上一句民谚:无论狗儿们怎样狂吠,骆驼队照样前进!

全诗不曾押韵,却自有神韵,这也是一个不可忽略的特点。    (公刘/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