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诗坛第四十二期(2005年6月15日出版)
(作者姓名:傅天虹主编, 地区: 港澳)

傅天虹主编之当代诗坛第四十二期

第42期卷头语

中国现代汉语诗已有八十余年历史,经历了荣与枯,丰与窳,沉沦与崛起,迂回与进制,它已接近百年,有待小结,以利新的开拓与创造。
《当代诗坛》自一九八七年九月创刊,到现在,经过了十八年岁月,出到第42期。它经历过曲折的痛苦,获得过成功的喜悦。沟通,是本刊的宗旨。在沿着既定方向前进的时候,我们为自己提出三项任务:
一、团结。汉语新诗诗人和诗作诞生在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澳门以及海外的世界各地。他们和他们创作的汉语诗包含各种哲学倾向和思想意识,包含各种风格、形式、流派、题材、体裁。我们主张在热爱祖国、歌赞人性、弘扬正义,开怀人类的旗帜下,所有的现代汉语诗人团结起来。让我们摒弃一切门户之见,宗派情绪,小圈子主意和文人相经的陋习,为了一个目标继承和发扬中国古典诗歌的优良传统,正兴和发展中国现代汉语诗,把它推向新的百花争艳的辉煌,我们携手前进,并肩奋斗。
二、抢救。如果“抢救”的提法有些过分,那就提“保存”。中国现代汉语诗为世界文学提供不少杰出的诗人,大量经典作品和优秀作品。而诗歌作品真正的价值存于文本,一切都是空谈。这些文本正在散佚中。为了充实世界文学宝库的库藏,我们有责任抢救或保存(包括整理,英译)中国现代汉语诗的各种优秀文本。
三、突围。当前,中国现代汉语诗潜流汩汩,主流低迷。在商潮和拜金主义的催动下,娱乐文化、消闲文化、快餐文化以至文化垃圾包围诗歌。反传统、反崇高,反英雄、反优美、反诗语等种种思潮对诗歌进行猛烈地侵蚀。平庸化,烦琐堆砌,泛散文化,抒情放逐,都在“先锋”的旗帜下堂而皇之进占缪斯的圣殿。诗歌如果表现出对祖国的挚爱,对人性灭绝的痛恨,对优美情操的歌赞,对人类的悲悯情怀,往往受到嘲笑。如今,中国现代汉语诗危机四伏,处于极不正常的受围剿的状态。对于中国现外层主语诗所面临的困境该如何应对?我们认为反僵化、反教条完全正确。但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目前,全力抢救保存优秀诗作和宝贵史料已是当务之急,我们必须为中国现代汉语诗保留一块净土,加强团结,努力创作,争取突破重围,杀出一条血路,开僻一条唐庄大道!
诗人们!诗评家们!诗爱者们!愿我们共勉,愿我们共同努力!
屠岸
2005年6月15日



原件存傅天虹汉语新诗藏馆
关闭